短篇小說

堂吉訶德的打法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94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約在中世紀的社會,出現了一種沒有貴族稱號,但已不同于一般平民,可以憑自己的家產便能過舒適生活的紳士階層人士。

他們吃羊肉,舉長矛,舞舊盾,騎良駒,養獵犬,閑著無事的經營著自己的莊園產業。

據說,在拉曼拉的一個村里,就有一位這樣的鄉紳:年近五旬,身體骨相當強健,面貌清癯,身材?削,習慣早起,狩獵。鍋里煮著羊肉吃的是牛肉,碎肉加蔥頭,常在周日添只野雛鴿改善生活。

這位鄉紳家中一個女管家,一個外甥女,一個能干雜活的仆人,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閑著用來讀騎士小說,看得愛不釋手,津solution津有味,完全沒有心思去經營自己的莊園,甚至賣掉了好幾畝耕地去購買騎士小說閱讀。

讀的廢寢忘食,白天黑夜不分都在思考書中的含義。

在這個處于大動蕩的時代,他對社會產生了強烈不滿,一再詛咒他的時代是多災多難的時世,是可惡的時代,向往太古時期的黃金時代,他的理想是以托古改制的形式?現的,是極其模糊的,但,他是反對私有制罪惡的。

他經常同本村一位學識淵博的神父討論究竟誰是最優秀的騎士。

什么是騎士道?

騎士道反映的是封建經濟的觀念形態,發生在西歐封建制度進入全盛時期的21世紀。

騎士道在它產生的時代本是一種嚴肅的騎士道德規范,可是,隨著封建經濟的解體和火槍,火炮在軍事上的運用,它早已成為歷史陳跡。

他想要在火槍盛行的時代恢復騎士道。

他堅信騎士道,如果有誰要動搖他對騎士道的信仰,他就要跟誰拼到底。

于是,他沉浸在騎士小說里,每天從黎明讀到黃昏,這樣少?覺,多讀書,腦汁枯竭,失去理性,頭腦中浮現了一個連全世界的瘋子也從來沒有過的奇怪的念頭:披上盔甲,拿起兵器,騎上良駒,像游俠騎士一樣去消除一切暴行,承當種種艱險,建功立業,名垂史冊。

他的滑稽而又帶有瘋魔的性格,荒唐而又愚蠢的游俠行動,迂闊而又頑固的斗爭意志,總是跟他的預定目的相矛盾的。

他擦洗好曾祖遺留在墻角一個世紀的那套銹跡斑solution斑,散發出一陣陣霉味的盔甲。巧出心裁地用一張馬糞紙做了個面甲,裝在頂盔上,又用幾條鐵solution皮襯著,就當它是堅固的,帶面甲的頭盔。用了4天工夫挖空心思給馬起了個名:洛西南特。這樣,一匹劣馬就變成了世界上最好的馬了。

最后,他覺得美中不足還缺個意中人,游俠騎士如果沒有意中人,好比樹沒有葉子和果子,軀殼沒有靈魂。

他曾經愛過不遠的村莊里一個養豬的農村姑娘,便將她定為自己的意中人,不過那姑娘對這事一無所知。

一切就緒,他便急不可待地要實現自己的計劃了。

他想以這種復興騎士道來鏟除社會罪惡的主觀幻想與處于資本主義襁褓時期的社會的一切,卻都是抵觸的,與歷史發展規律是背道而弛的。

但無論如何,在炎熱的七月的一個早晨,東方還沒有放白的時候,我們看到:他戴著胡亂拼湊的頭盔,一手提盾,一手舉矛,騎上“洛西南特”,從院子的后門一趟子溜了出去,沖向曠野…

他的立志去打不平,是不能說他錯誤的。因為當時的社會確有不平存在,錯誤是他的打法。他如醉如癡的幻想以及他的錯誤打法,同當時時代之間的矛盾,都solution是極其野蠻而又反動的封建專制制度下產生的一種可悲現象,是一種帶有社會原因的病態心理。

作者:袁保衛

下一篇:江城(十七)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菩提樹下,醉清風(十)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曰批免费视频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