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短篇小說

        菩提樹下,醉清風(十)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107

        原來,這人不是別人,而是情雪的三哥飛豹。

        雖說那飛豹表面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像個讀書人,可是他的真實身份卻是一個武功高手。

        那飛豹又怎會到將軍府呢?他與將軍府又有什么關系呢?

        原來,這飛豹本就是將軍手下的一個副官。

        因為這次商量大事,遂被將軍從軍營招到了將軍府。

        卻不料很幸運的在這里遇見了自己的大哥飛龍前來投奔。

        那飛豹不約而同的在院子里遇見了飛龍,那飛龍顯然有點氣憤遂就很快把小妹情雪的事情告訴了他。

        還告訴了飛龍那與情雪有關的一些事情:那就是小妹被關在了柴房,還有小妹她一直很喜歡沫然。

        這情雪最與三哥關系好了,所以一見到三哥來到柴房就大哭了起來,緊接著也就一股腦的惱怒的告訴了大哥和二哥對她的所作所為。

        那飛豹聽后很是生氣,又見四處沒人,所以就著急的想拉情雪與沫然離開這里,可這時那丫鬟情兒也著急趕回來了。

        但由于這畢竟是將軍府,那飛豹又怕別人發現,于是也就借故離開了。

        還有那沫然本來是住在雜役房的,而那里面的伙計一直未見沫然回來,所以也就一直四處尋找著。

        但這時,在院子里他卻發現沫然正拉著情雪想逃跑,于是頓時就大喊了起來。

        那這下,整個將軍府,頃時間一下子就燈火輝煌了起來。

        顯然,那將軍也跟著起來了,并也很快的緊緊張張的直接來到了院中。

        那家丁一看是將軍,所以便也立即跑到了將軍面前急著去邀功。

        那將軍聽了后,頓時雷霆大怒,大罵不止。

        于是,就派大量的人馬,去追蹤攔截情雪她們。

        但或許情雪他們剛才在那家丁的吆喝下,逃得比較匆忙,那后門也一直就在開著。

        所以那將軍也就很清楚的知道,她們大概逃跑的方向。

        況且,也許他們應該還沒走多遠吧。

        再說,那情雪與沫然,畢竟情雪這幾天也沒有吃飯,所以那身體自然就很虛弱,只跑了不過一小會,那情雪顯然就根本跑不動了。

        可是他們身后的腳步聲,卻越來越近了。

        這時,飛豹也只好讓他們兵分兩路,驅散將軍家丁的注意力。

        起初,飛豹想與小妹一組,但奈何情雪始終放不下沫然。

        故那飛豹也一時就沒有了辦法,再說那將軍也快追兵至此了,也不由的他不同意了。

        不一會兒,那將軍就追過來了。

        但他卻同時發現有兩個路口,那哪一個才是該去追情雪的路口呢?

        那將軍一看,也許一時有點著急了,遂就讓那腳印多的路去的人較多,那少的就少了。

        但那將軍實際上是考慮到情雪跟沫然在一起,而情雪身子較弱,那她們肯定也就不會跑太遠,所以那將軍根本也就沒走遠。

        而那情雪跟沫然呢?原來他們只是躲在了路旁邊的灌木叢里。

        那情雪見片刻后沒有了馬蹄聲,于是就急忙便從灌木叢中爬了出來。

        但也許那將軍由于在外征戰多年,許是頓憶起了什么,故便著急大聲喊道:“不好。”

        可是等他們回過頭,沫然和情雪已經跑遠了一段距離,只是沒有那馬兒快,她們又一次很快被追上了。

        只是這時,那將軍卻下了馬,向情雪他們的方向狂奔了過去。

        興許,那將軍確實有幾分喜歡情雪,故不忍傷她。

        可正在這時,那飛豹蒙著臉騎著馬,及時趕了過來。

        那飛豹一見情雪他們,就趕緊催他們趕快上馬。

        可這時,那將軍也不再猶豫了。

        他立刻就從其身上取下那“見血封喉”鏢擲了過去。

        那情雪雖然上了馬,但不幸,還是不慎中了鏢。

        只是,片刻后,那情雪的身體仿佛想立刻歪了下來,?時從馬背上掉下來。

        那沫然慌了神一邊大聲喊著情雪的名字,并一邊努力著把情雪的身子往自己懷里拉著??墒?,情雪她畢竟已經中了鏢,受了傷。

        那馬兒在此情況下也好似受了驚嚇一樣,飛馳而去。

        那將軍見情雪中了鏢,也便不再去追他們了,或許因為他清楚的知道那鏢的威力,還有這鏢上有毒,那情雪也沒幾時了。

        但將軍也仍覺得那剛才送馬的那個人好似很熟,或許只是猜疑罷了,那應該就是自己的部下飛豹了。

        那他到底與情雪又有什么關系呢?他為什么要幫情雪呢?

        再說,那情雪與沫然見將軍的馬一直沒有追過來,所以過了沒多久,她們也就下了馬。

        可是,這情雪卻好似真的不行了,因為那手兒竟有了些許僵硬。

        可是,畢竟情雪已經中了鏢,況且鏢上還有毒,那現在的情況肯定情雪不是很樂觀了。

        那將軍一看人走遠了,箭也射中了,也便就不再乘勝追擊了,他們打道回府了,興許那將軍也想給情雪留一絲希望,但事實卻是殘酷的。

        沫然回頭看到將軍他們走遠了,于是也就趕緊低頭緊緊的盯著情雪,可是那情雪好似真的已經沒有了知覺。

        但也許情雪她已經適應了人類的生活,再加上那師父一再叮嚀自己,那情雪非萬不得已,是不會現元神的。

        于是,沫然就把情雪抱回到了那山坡上,那一叢叢的蝴蝶花旁。

        “來生我愿做那蝴蝶花,生生世世陪著你……”,情雪話還沒說完,就口吐鮮血,昏死過去,永不再回來了。

        情雪,她走了。

        情雪的師傅桃花娘也同時目睹了剛才的這一切,便立即取走了那魂魄,只是從此以后,情雪她卻也只能是狐貍了。

        桃花娘帶走了情雪,回到了桃花軒,只是那桃花軒處的桃樹不知又長大了多少。

        現在那桃花,也亦如那情雪剛離開桃花軒的模樣:又是那一地落花。

        只是那當時的美人情雪,是走著笑著走出桃花軒的,可是現在卻只是以一只狐貍的身影回來了。

        桃花娘淚流滿面的問著情雪:“雪兒,你可曾后悔過?”

        可那情雪卻一直搖著頭,似乎在告訴那桃花娘:她始終不曾后悔。

        或許,只是因為她曾經愛過,也曾被沫然深愛過吧。

        那情雪,走了。

        由于沫然一直深愛著情雪,所以那沫然就發誓一定要給情雪報仇。

        那飛虎知道后情雪走了,也是后悔不已,只是又聽那哥哥飛龍說小妹是只狐兒。

        可就算是狐兒,她也是只好狐兒呀。

        至于那張員外夫婦,自從聽說情雪被飛虎送到將軍府后,便臥床不起,更叫人四處急忙尋找飛龍和飛豹去救那小妹。

        那情雪畢竟是老員外的心肝寶貝,他們又怎能輕易相信情雪是狐兒呢?

        只是那情雪已經中毒身亡了。

        老員外夫婦她們把情雪安葬后不久,也就隨之一命嗚呼了。

        那飛龍雖然幾次想捉那情雪,但最終還是在情雪的哀求下,放了她,故不曾傷害她。

        那飛豹呢,原本就是將軍手下一名副官,他也是在虎口下舍命救情雪。

        只是這二哥飛虎卻把情雪,真的直接送入了虎口。

        沫然他們葬完情雪不久,又葬了張員外夫婦,真是禍不單行呀。

        飛龍和飛豹從頭到尾就一直在埋怨著飛虎:事情怎會這樣?

        那飛虎一直錘著頭,后悔不已,可又能怎樣呢?

        三兄弟顯然從此以后也就沒有了父母沒有了妹妹,那以后他們又該怎么辦呢?

        那誰才是這最后的黑暗之手呢?

        但也好在,那飛虎的婆娘翠娟一直跪在他們兄弟前面一直替飛虎求著情,但畢竟他們是親兄弟,便也只能從此以后相敬如賓了。

        那沫然顯然不能忘了情雪,隨就發誓一定給情雪報仇,所以那飛豹就把沫然安排到了軍營。

        那沫然時時準備著給情雪報仇,刻刻想著謀殺將軍。

        但飛豹卻也一直提醒著沫然,一定要抓住時機,因為這里是軍營,而他們卻只有弟兄三個。

        沒幾年,那將軍的實力也越來越大了,也就遂不把其他人都放在眼里了。

        只是這將軍甚是看重這飛龍和飛豹,一個為軍師,一個為副將。

        也許那將軍利益熏心,誰知過了不久,他竟想起了篡權奪位。

        那飛豹見時機來了,他便把沫然提為自己的副官,地位僅此于他自己。

        那沫然天資聰慧,又經過飛豹的指點和提攜,那作戰也相當的威猛矯健,威力無比,不久也是軍營一名猛將了。

        那飛豹見了沫然也甚是歡喜,于是他們弟兄三個,便含淚就有了主意:那就是在攻打皇城時,不妨見機倒戈,以報此仇。

        經過一系列的激戰,沫然不但替情雪報了仇,還被皇帝封了府邸。

        但終因沫然腦海里一直不能忘記情雪,所以那沫然也就決定終生未娶。

        而沫然的院子里卻到處種滿了蝴蝶花,也許,他活著,蝴蝶花陪著,那就是情雪陪著。

        “來生我愿做那蝴蝶花,生生世世陪著你”,大地在轟鳴,蝴蝶花在微笑,沫然情雪終在一起了,不再分離。

        人狐之戀,本不顧人倫,但只有這生生世世的蝴蝶花,在訴說著他們的故事,訴說著這曾經不顧一切天長地久的愛戀。

        前世今生,生生未息……

        佛祖看到了沫然跟情雪這樣刻骨銘心的愛,也十分的感動,便對那鳳凰女說道:“在狐界,你雖這樣走了一遭,但還是動了凡心,足見這晶石前世因緣未了。”

        接著他又不禁又長嘆了一下,然后嚴肅的說道:“貧佛,也曾見到你轉世為狐時,你與沫然的相愛,又在快修煉成人時,由于太過于思念,便不顧師傅桃花娘的勸導,依然下了山。也許,那沫然與你相愛,這也足以證明人間有真愛吧。你那么想成人,那這下一世不如就做人吧。既然人和狐貍可以相戀,那也就證明了,世間萬物皆有可能,生是為了生,死也是為了生。那鳳凰女,你還愿繼續走下去嗎?如果想停止我對你的懲罰,那你就不妨一心修道,不再感情用事,與塵緣了,那你可否愿意?”

        佛祖話剛說完,誰知那鳳凰女卻輕笑道:“佛祖,你只是讓我成狐兒,可是你卻未曾讓我嘗到完完全全做人的真滋味。佛祖,那不妨讓我一試吧。”

        那佛祖畢竟已經許了口,也不好更改,于是也只能委婉的答道:“那就好吧!”

        (長篇小說連載之十)QQ/863680510

        (第一章完)

        下一篇:堂吉訶德的打法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楊大夯深圳打工記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