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短篇小說

        楊大夯深圳打工記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64

        一時間,我成了別人議論的對象。品保課那些平時受夠劉課長訓的同事,都暗暗叫好。也有人為我擔心,讓我提防著點。他們輕松了,上班照常上班,因為劉課長這時正焦頭爛額,煩著呢。我心里十分坦然,做了最壞的打算。

        一些部門主管也了解到這件事,有說劉課長不對的,有說我不對的。

        第三天上午十點多,生管劉秋梅下來了,她是我的老鄉,和我老婆很要好。劉穿著比較性感而得體,洋溢著一股青春的朝氣。劉生管因為一段時間生病,吃不得工廠干部飯堂,就在我租房那吃飯。只是在彩橋廠做了兩年,在工廠內她從不找我。

        “宋××,這個哥哥咋越看越逗愛喲。你還跟張××在拍拖么?”劉生管一邊笑著跟小宋打趣。小宋有點不好意思了。

        “楊大夯,有好事要告訴你。廠里要提你做品保組長了,恭喜你。前天晚上你給劉課長難堪了,他下不了臺。你私下跟他認錯就好。”原來劉生管找我才是真的。

        “怎么不早提我做組長?我沒給他面子,他給了莫德庸面子?莫德庸剛從學校出來,劉××的做法對他的心理傷害是最深的。我給劉××道歉,那要他先給莫德庸道歉。要不讓劉××召集品保課人員開會,我和他理論理論。他講得過我,我一定道歉。”

        “你哪里這么犟,不想想你老婆懷孕幾個月了,廠里找借口炒掉你,你有什么好處?”劉生管這時生氣了,說的是家鄉話。

        我哪里會去給劉課長道歉,別來這一套。

        外甥的事,老婆是知道的。她也勸我低頭。

        莫德庸怯怯地找我,要辭工。

        “辭工?你當時為什么不直接走出會場?現在倒好,你現在辭工,他就不為難我了嗎?”我心里火他。

        又過了一兩天,在廠外,品保組長曾向勇找我,他是曾向陽的弟弟。

        “楊大夯,說實在的,劉課長對莫德庸是有點過份。大家都在外面混,不容易。劉課長對我說,他看你的面子,才招你外甥進來。酒飯都沒討口吃,心有不甘啦。我帶句話給你,做不做由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你講這話我理解。我認錯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先認錯。他想為難我和我外甥,外出走路小心點!”

        曾向勇自討沒趣,走了。

        一個星期后,廠務經理胡天山找我。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臺灣老板換經理就象砍柴人換刀柄似的。

        胡天山找我,我當然明白來意。于是支走小宋,我們單獨談話。

        “胡先生,請指教。”我變得斯文起來,用指教兩字,我到如今還感到好笑。

        “一個人在外面做事,要適應環境,而不是環境來適應他。”

        “你說得有點道理。只是這環境,要看是什么環境。工廠的廠紀廠規,也得和國法相容,不得大于國法。”

        “莫德庸是你什么人?”

        “我外甥,不過即使不是外甥這層關系,我也會站出來抱不平的。”

        “你怎么不去做議員,做律師。彩橋廠不適合你,你可以辭工。”胡天山正色道。

        我一時語塞,過一會答道,“我不會辭工,工廠如果找借口為難我,我有我的辦法!既然你來找我,我們就來擺下道理。開會學習時,明明是兩個人吵鬧,沒多大事,劉課長有很多選擇,一是口頭警告二人,二是叫莫德庸走出會堂,開除他;再者工廠處理也不公道,為什么公告處分只有莫德庸一個人。”

        “莫德庸是劉課長的下屬,但他不能侵犯他的人身權利。試想,某次開會,你做為經理,劉課長做錯了什么,你也會一樣罰他么?說遠點,老板會那樣罰你么?”

        “只要劉課長在品保課內部對莫德庸道歉,我也會為我的過失道歉。”

        “我明白我自己的身份。廠里可以拿任何借口炒掉我。不過我已將這次品保課發生的事寫成詳細的申訴報告,證據很實在,我不信那么多人沒有一個人出來做證,工廠的公告我已經復印一份,那上面有你的簽名。工廠的種種的非人性化的制度,如員工上廁所登記等我這也寫上了。那時候彩橋廠會聲名鵲起,十分光彩!”

        我“啪”地拿出一張折疊好的A4紙,放在桌上。

        這是胡天山沒有想到的,他氣憤地走了。

        事后,胡天山對那些主管們說,品保課的楊大夯太頑固了,想不到下面有這么厲害的人。胡天山狠狠地批了劉課長,我那品保組長一職也泡湯了。劉課長不是直接對莫德庸道歉,開會時自我批評了他的簡單粗暴行為。

        我當時拿出來的是張白紙。

        不久后工廠取消了員工上廁所登記等做法。

        下一篇:菩提樹下,醉清風(十)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江城(十)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