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短篇小說

        菩提樹下,醉清風(八)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27

        只是好似張員外這么大的家業似乎除了張員外,就好似真的無人看管了。

        那二兒子飛虎,畢竟不爭氣,張員外見了也時常嘆氣,那他又能怎樣呢?

        老員外時常念叨著思索著:“也許,張家也只有靠這小女兒情雪了。”(情雪是張員外幾個孩子中最乖巧懂事的,可是她終是女兒身,她又能怎樣呢?還有這仆人的兒子沫然也著實還不錯,但可惜他只是一個仆人。那沫然要是張員外的親兒子,那又該多好呢?”)

        老員外腦海里一直想著思索著考究著自己的所有孩子,也許他們都有他們自己的路吧。

        只是,現在張員外他該怎么辦呢?

        畢竟歲月不饒人,張員外他老了,體力也跟不上了。

        這張員外的二兒子飛虎,不但嫖,還竟時常偷家里的東西。

        但那用飛虎的話來講:自己家的東西,那能算偷嗎?

        那不是偷,那是什么呢?

        也許這不是偷,而是在敲張員外的腦髓,在喝張員外的心血。

        可是終有一天,那飛虎還是趁張員外一不小心,就偷了那張員外庫房的鑰匙。

        待老員外發現后,他氣的差點吐血,可是這飛虎卻把那庫房中的東西已經變賣了不少。

        只是這時的情雪她才剛滿16歲,張員外他真的要走這一步嗎?

        那張員外顯然更老了,于是就在一天,他就把家中所有的人招到了一起。

        那老員外望著自己的二兒飛虎是一臉的迷茫,一臉的失望,好像對他已經絕望到頂了。

        只是這在一旁的情雪,看見父親這樣眼里全是擔心,心里俱是擔憂,可是現在家中也就只剩下二哥和她了。

        情雪她不由的四處望了又望,見二哥仍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

        于是就直接跪在了父親跟前,輕聲的溫溫的對老父親說道:“父親,您不要生氣了,你年紀已經大了。要不,暫時就讓我來管理吧。”

        那張員外含淚望了望飛虎,顫顫的指了指飛虎,可是現在畢竟也沒有什么合適的人選了,所以也只能就答應了情雪。

        那情雪雖說是女兒身,可是張員外也從小一直沒有嬌慣著,況且在她很小的年紀時就請了教書先生,顯然現在已經用到的。

        那張員外心里不妨有了片刻間的欣慰,但張員外還是把沫然叫到了身邊,小心謹慎的一遍又一遍叮囑著沫然:“沫然,你是好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顧情雪,我老漢也畢竟只有這么一個女兒了。”

        老員外此時又看了一下飛虎,見那飛虎仍是木木的呆呆的,那老員外心里除了嘆氣好似真的已經已經沒有了什么。

        然后,那老員外就當著大伙的面宣布了這件事情,并把庫房鑰匙親自遞給了情雪。

        那飛虎雖然一直低著頭,但卻仍在一邊緊緊的盯著細細的看著打量著這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心里自然也很是不高興,所以在這老員外說完后,就氣哄哄的走了。

        說起這飛虎呢,原來,這飛虎在很小的時候(在張家還是比較殷實的時候)就定了一個娃娃親,只是這飛虎一直嫌棄這婆娘翠娟長的丑,所以也一直沒有圓房。

        此時的情雪見二嫂子也一直在旁邊站在,于是也便央求爹爹也答應叫嫂子翠娟一起來幫忙打理。

        那張員外見情雪求著,自然也很是樂意,再加上那媳婦翠娟也是張員外喜歡的,所以也就順著答應了情雪。

        待張員外安排好這一切后,大家各自都散了。

        也許大伙都忙碌并快樂著。

        阿嫂陪著情雪整天周轉于個個店面,再加上那張員外名聲也算好,所以不久生意又稍微紅火了起來。

        但那飛虎在這次失意后,卻一直沒有醒悟,還是那樣一直花天酒地著。

        他是在麻木自己,還是在放棄自己呢,還是一直在埋怨情雪呢?

        也許,這一切都有吧。

        那他不想悔改嗎?也許他這是在跟老員外在對著做吧?

        還是這樣做,值得嗎?但他卻不曾思考過,停止過。

        有一次他實在沒錢了,于是就趁翠娟外出時,悄悄變賣了她的所有的陪嫁首飾。

        那翠娟發現后,自然很是生氣,于是就跟他?a href='http://.mwenting/a/riji-ganwu/' style='text-decoration:none;' target='_blank'>沉思婦洹?/p>

        但這下可惹惱了飛虎,那飛虎惱羞成怒的竟然打起了翠娟。

        那翠娟畢竟只是一個婦人,她也沒有什么辦法,所以就一直在旁邊哀求著飛虎,并一直好言規勸著飛虎。

        也許,這飛虎被翠娟磨嘰煩了,飛虎不知幾時竟停了下來,或許他現在已經有了別的注意。

        原來,這飛虎也知道翠娟一直在和小妹幫忙打點著家里的生意,那自然小妹肯定也就很器重嫂子翠娟了。

        所以,那無賴飛龍不覺又轉生一計,傾然跪在了地上央求起了翠娟,那翠娟最后迫于無奈也只好答應了飛虎。

        也就是那夜,飛虎同翠娟圓了房,這畢竟是她嫁到張家的第四年,她才真正成了張家的媳婦。

        事已至此,翠娟是飛虎的人了,所以那翠娟也要時時護著這飛龍了。

        所以就在一天夜里,翠娟趁情雪忘拿鑰匙時,偷偷的挪走了鑰匙,然后小心的交給了飛虎,況且她還一直叮囑著飛虎一定要小心些。

        可是,這飛虎一拿到鑰匙,就得意忘形馬不停蹄的直奔去了庫房。

        那情雪還有沫然住的地方,畢竟都離庫房不遠,但也許真的是飛虎太興奮了,他動靜也著實太大了。

        但或許他太貪心了,因而一進庫房就得意忘了形,走著拿著,或許他還是把自己當作管家一樣,一不小心竟得意得大笑了起來。

        可這一笑,卻驚得這一院子里的人都醒了,那飛虎也就自然就被逮住了。

        那情雪飛奔直接進了庫房,細心一看是二哥,隨就有點惱怒的質問二哥:“這鑰匙是從哪里拿來的?”

        那二哥飛虎顯然無語,只是此時旁邊的嫂子翠娟一直紅著臉低頭不語,情雪她多少也就都明白了。

        只是這時,那老邁的員外也趕來了,見賊竟是自己的兒子,所以就一個耳光打在了那飛虎的臉上,卻疼在了他的心里。

        老員外大聲氣憤的嚷著:“畜生,真是家門不興呀,家門不興,你竟偷到自己家里來了。”

        那情雪見事亦近深夜了,遂就扶老員外回了屋,讓大家到散了,只是這鑰匙從此情雪她看的更緊了。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興許有壞事,那也自然也就有好事。

        過了不久,那翠娟竟懷孕了。

        張員外聽了后很是高興,遂又一次訓斥了飛虎。

        那飛虎見自己有孩子了,也稍微收斂了許多,也沒以前那么張狂了。

        但,像情雪一個女孩子家家經常正在外拋頭露面的,那遲早肯定會出事的。

        這不,恰巧有一天,那情雪外出收債,就被一個無理的將軍給盯著了。

        那將軍竟還當著情雪的面賣弄其了斯文,不覺的吟到:“

        是誰頭戴鮮花俏妝容

        夢里尋故千百度

        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飛鳥凝啼,醉卻胭紅

        游魚淺笑,輕啟朱唇

        兩情相悅,深情永相望

        微雨燕雙飛

        云思飄渺

        悵然北望

        那月可滿西樓。

        風嘯雨綿綿

        夏荷紫嫣

        不料散時容易,聚時難。

        花非花

        霧非霧

        一曲紅蕭不知處!

        北雁南飛秋盡頭

        盡在天涯路。

        古道情緣凝望處

        人消瘦,別了故

        憑欄望斷無人處!

        盈盈秋水,玉露生寒

        長夜漫漫,本無心睡眠

        不料想,但隔窗遠眺

        誰家兒女初長成

        俏立梅下詳端容

        云想衣裳花想容……”

        誰知吟完后,那將軍就讓家丁一路跟隨著情雪,并很快找到了張府。

        那天飛虎正好剛從外面回來,見了甚是起疑,于是就上前盤問了起來,然后他就不覺間有了主意。

        于是第二天,那將軍就應仗著自己是將軍,還有那情雪的二哥飛虎,所以也就親自提著彩禮直接向張員外來提親了。

        那將軍說的一些似懂非懂的話,情雪她不是沒聽到,而是情雪她覺得自己好似沒那么好,所以也就不放下心上。

        只是這將軍他已經娶了九房小妾,他還要真的娶情雪嗎?

        雖然那情雪已沒有了狐性,也許那只是因為由沫然陪著,她不忍傷害他人。

        沫然與情雪他們之間這張紙沒被捅破,但愛意卻早已存在著。

        情雪與小男孩沫然一起玩耍,一起長大,然后沫然又一直陪著她照顧著她,或許愛意也就自然在這一刻刻一天天間萌發著,滋長著。

        顯然情雪愛上了沫然,沫然也喜歡上了情雪。

        但那將軍雖然戰功顯著,但生性刁蠻,面目十分猙獰,她怎能配的上這如花似玉的情雪呢?

        他現還趁情雪把張家生意打理的有條有理時,來娶情雪,那他是不是有其他用心呢?還是真的十分喜歡情雪呢?

        這將軍把情雪一賞,卻不由又賞出了多少麻煩,賞出了多少是非?

        而那情雪雖然長的不是花容月貌,倒也楚楚動人容色清麗,讓人憐惜不已。

        但那將軍為何非要此時來娶情雪呢?

        (長篇小說連載之八)QQ/863680510

        下一篇:江城(十)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返回列表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