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感悟人生

        智性思索,省城遇險【十一】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38

        獻給生我養我愛我恨我罵我,及諸天下的人們,為活著真好干杯!

        一一題記

        痛苦的依然痛苦,幸福的日子有幾多?生活的命定折磨我??!還是讓一切的紛擾遠去,我方迎接未來。

        斬斷李霜的情絲,自己好像害了一場大病,每日都是李霜身影,夜里更是夢牽魂縈,與她打情罵俏,與她勾肩搭背,與她熱烈抱擁,生活的我與夢中的我迥然兩異,原先清瘦的臉龐更消瘦,瘦弱的身軀更單薄,每日不言不語,只知與父母一起下田做活,在田間地頭,與土塊和禾苗廝混,與天空和土地面對,與陽光和霧霾抓扯。父母也好像看出點什么,但他們怕隨便言語,刺激著我的脆弱神經,讓我難以自拔,惟任我去,將情感自生自滅。

        這樣過了幾個月,反正我也記不住了,好像是過了新年,我正在自留地里擔水澆萊,本隊的泥瓦匠薜師傅剛好也來自留地,給蔬菜施肥,順便扯點小菜,看到我的消極情緒,他本身對我就有好感,左鄰右舍的,相互也談得攏,只要從外打工回家,他總是滿懷關心,給我閑聊幾句,了解家鄉的變化,也帶來外面的新鮮空氣,解解農村的無聊,對我日常的一些不理解,也作些闡釋和答疑,是一個不錯的老前輩。

        我們簡單的寒暄幾句,他說:“小伙子,我看你好像情緒不太好,正好我在省城接的活路搞不贏,你愿不愿意跟著我去闖闖?打打小工,或學徒弟均可!”

        我笑了笑,想了一想,答應了他的要求,覺得還是學徒弟最好,不是“天干三年餓不到手藝人”嗎!但須秉明父母,待他們同意,一定跟他一起,走省城闖闖,因聽許多人說,省城是個木棒錘也會磨成金剛鉆的地方。

        得到父母同意,過了正月十五,我就隨薛師傅騎車直奔省城而去,但卻鬧了一個非常大的笑話,讓我死里逃生,省城遇險,驚魂陣陣。

        我本身騎自行車的技術不算太好,加之在縣城干活才剛學會,騎得勉勉強強,中間停了幾個月沒有騎,在小縣城人少車少還好辦,能夠湊合??傻绞〕菂s麻煩了,車流密集,人流如潮,汽車、拖拉機、自行車、三輪車、行人等等,摩肩接踵,穿梭如織,連紅綠燈都沒搞懂,且車技太差的我,通過幾個紅綠燈后,就把薛師傅他們幾個跟掉了。這時的我,如同無頭蒼蠅,左撞撞,右碰碰,總感覺城市的街道,模樣好像都差不多,走這是走,走那也是走,簡直在城市瞎撞,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熱汗出了一遍又一遍,內衣也早讓汗濕了個透,使我不辨東西,不知南北,連自己已在省城穿了一個通城都不知道。漸漸地街燈亮堂,我又累又餓,這些都早已不顧,只知沿著用紙記錄的單位及地址,一條街道一條街地詢問,一個口子一個口子地經過,冷不防一個倏忽,迎面而來的一輛閃著大燈的光束射來,刺得我睜不開眼晴,手忙腳亂中,讓車左搖右晃,一個趔趄,將自己一下從車跌落,幾翻幾滾,倒在了一個不知什么地方,只覺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也沒有確切時間,我慢慢蘇醒過來,噍天,天好像越來越晚;覷街,街上的行人門可羅雀。我從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泥土,全身已染滿污泥,右腳好像已摔傷,隱隱約約地痛,再看跌入的坑,好像是什么東西弄壞的深坑,還沒顧上維護,深坑幸而沒有積水,只有污泥,也不算太深太多,不然,后果將不堪設想,想來都后怕。但我已然不顧,用衣袖往臉上抹去,揉揉額頭,吱吱眼睛,將自行車扛出深坑,借助路燈的光芒,對自行車和行李檢查了一下,自行車還未壞,只是龍頭歪了,調了調還蠻好,行李也沒丟,就在車上重新捆了又捆,覺得沒有其它什么,就推行著車,一路問詢前行。

        那時還有巡夜的城市民兵,一邊在街道巡邏,一邊對陌生人進行問詢。我將自己的隨身證明給了他們查驗,還不斷地問詢著前行。不知問詢了多少人次,不知走過了多少條街道,不知摔了多少個跟頭,也不知過了多少時辰,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找到了目的地。我方敲門請進,可門衛說時間不到不能開門,是他們單位的特別規定,一旦違反,他的飯碗就要打掉。我將自己的證件拿給他看,也說了找哪些人,他也認識,但就是不能違背,不管啥子原因都不能開門。我問現在是啥子時間,他說是凌晨四點半,早晨七時準點開門,巡邏的民兵巡視過來,也說他們單位就是如此規定,惟一辦法,讓我可以在大門旁邊休息等待,時間一到,必定開門。于是我方從車上卸下行李,打開鋪蓋卷躺下,加之睡意早已襲來,恍恍惚惚中,沒有一會,就沉沉進入夢鄉。

        睡夢中,總感覺天空越來越亮,車輛和行人漸漸多了起來,各種聲音交相輝映,可自己的眼睛就是睜不開,頭也痛得厲害,好像有薛師傅與熟人的說話聲,也在大聲叫我,我就是把他們抓不住,又好像把我背在身上,快跑了一會,放入了一鋪什么床上,蓋上被褥,接著就是建筑工地的許多聲音,在一個接一個地響起,最終陷入沉寂,再次沒入無邊的黑暗之中。

        這樣過了許久許久,終于我醒了過來。睜開眼,首先看見頭上的吊燈,是很普通的白熾燈泡,再望上瞧,蓋的玻纖瓦,四目一望,覺得是工地臨時搭建的工棚,鋼管加廢木為架,竹篾芭子為隔墻,玻纖瓦蓋頂,是當時建筑工地典型的民工工棚。

        我翻下身,伸了下懶腰,覺得身上沒有什么,只是右腳還有點隱隱作痛,肚子餓得很,掀開被褥,右腳早被包扎,有繃帶和跌打膏藥痕跡。翻身下床,穿好衣褲,檢查下行李被褥,一切尚在,從包內拿出點兒吃的,找好水杯,看到有水瓶,倒上水,于是慢條斯理地,吃東西,喝開水,待止住了餓,才想起還有自行車,想必早已擱好,自然有人告訴,無須擔心。

        一切完備,心還是有點煩,畢竟剛進省城,就遇到這么倒霉的事,挺郁悶的,還是出去走走吧,吸收點兒新鮮空氣,順便解解乏,消消悶。好的,說干就干。于是,從房內走出,關上門,覷覷再無什么,就一拐一拐地走出。然而,門么?無須說門,還是木條篾片做就,作作樣子罷了。

        來到外面,好大一片工地,比縣沙發廠不知要大好多倍。眼目望去,十幾幢大樓,齊刷刷在修,有兩三幢巳修好,都在搞外粉墻;還有五、六幢,有的修上三四樓,有的二三樓,其余的幾幢,打的打地基,夯的夯混凝土,有的剛砌底樓的墻,還有的在倒圈梁,弄得到處響聲陣陣,整個工地簡直一片繁忙景象。

        站了一會,好像有人覷向這邊,不大工夫,只見薜師傅跑了過來,還未跑攏,他就高聲招呼,噓寒問暖,問我已起床,一身還有沒有痛覺,并把前天我到來的情況,詳詳細細地闡述了一遍,說我咋會昏睡,咋弄得一身是泥,右腳滿是血跡,守門大爺如何通知他們,咋把我弄入工棚,及右腳包扎,睡了兩天兩夜,我餓不餓,自行車已擱好等等等等。猛一聽,方才知道情況,與迷迷糊糊昏睡中的感覺幾無二致,于是也趕快將我如何跟丟,如何問詢奔走,如何出車禍等等也詳述了一遍,我倆方開懷大笑,薜師還直言,說我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于是,經過短暫的一天休息,我就跟著薛師傅,正式加盟該建筑工地,當上了泥瓦匠,修建起建筑樓房,更成為了在省城漂泊的一員城市游魂。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一一這就是當年我站立工地,睨視整個建筑樓群的其實想法,讓我翱翔起了在這城市干出一番事業的信心與決心!

        相關專題:好像 自行車 師傅

        下一篇:人靠不靠譜,就看這四個細節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第三者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