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經典文章

        金坑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176

        幾年前,我到黃平舊州采訪,去了一個叫“銀地”的地方,當地百姓說,這銀地與金坑是很有名的村落,到了銀地你必須得去金坑看看。這真是無巧不成書,金坑、銀地是相臨的兩個村,一個是黃平縣的,另一個則是施秉縣的。“銀地”我曾經寫過了,現在該是寫“金坑”的時候了。熟話說,“銀地壩上萬頃地,金坑洞里千桶金。”銀地,也即銀地壩(也有人寫作印地壩),位于?陽河畔,有沃野千里。而金坑呢?壩子不大,可聽說那里產黃金,所以叫金坑。1984年版的《施秉地名志》載:“金坑,相傳古時該地曾掏過金,故名。”金坑原屬于黃平縣轄,民國三十年(1941)十月改隸于施秉。民國至解放初期這里曾設為鄉,古歷每遇一、六趕集。是牛大場鎮境內駐地海拔最低的村寨。1934年底,紅軍長征時路過該地。

        黃平縣的楊曉東先生是研究文物的專家,他們說張朝是黃平千戶,進入了“神”界,是道教中“六十甲子神”之一,他還有后代在這里,有興趣可以了解一下。這張朝其實早已進入了我視線。因2015年5月下旬,余慶“都市第三地”生態園舉辦開園活動,我受邀參加?;貋碇髷z友張勇說,金坑古跡比較多,有古橋、古井、古院落、古廟、古驛道等等,要了解一下,我當然樂意。加之張勇是金坑當地人,情況比較熟悉,便于采訪。

        金坑是一個苗、漢和革家雜居的村落,這里的苗族有潘姓、楊姓等,多是民國時期由黃平縣谷隴鎮遷入的。而漢族多是張姓。張姓是明代時的屯軍人的后裔。據張勇先生說,他們的入黔先祖為張朝。張朝何須人也?

        《嘉慶。黃平州志》(卷六,世職)載:“張朝,洪武中授黃平所千戶。朝卒,法襲。法卒,子誠襲。誠卒,子廣襲。廣卒,子才襲,改百戶。才卒子,嘉獻襲。嘉獻卒,子畏襲。”(卷七名宦)也載:“?朝,如皋人。洪武初設黃平黃平所。朝自?州千?,改任?平?政修?。境內帖然。”百度“甲寅年太歲張朝大將軍”也說:“甲寅太歲明時降生于如皋,名張朝。張朝,洪武初年,設黃平所。朝自貴州衛千戶,改任黃平軍政修舉。天資凝重,才兼智勇,常衣皂甲,乘黑馬,執鐵簡,出人敵陣,往來如飛。尤能練十卒,知幾料敵。嚴治肅理,盜賊竄逸,境內帖然。”譯成現代文即:“洪武(1368-1398年)初年,設置黃平所(今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黃平縣),張朝從貴州衛千戶改任黃平軍政修舉。他天資穩重,厚道,智勇雙全,常常穿著黑衣和黑色盔甲,騎著黑馬,拿著鐵質的簡冊,在敵人陣營中往來出入,如同飛行一樣。此外他特別能夠鍛煉戰士,對于敵情的預測,料事如神。由于張朝的嚴肅治理,盜賊都無處藏身,于是,黃平境內百姓都能夠安居樂業。”又載:“千戶張朝墓,舊城東星木山。”張氏族譜也說:“張朝:元至隨吳王元璋征剿陳有諒、方?珍等有功,授武略將軍,至明朝洪武二年,奉命任前敵指揮,克服云貴。苗蠻有奇功,晉封武德將軍,名入名宦,世襲罔替。”

        由此看來,這個進入“神”界的太歲,出生于江蘇如皋,還真是“金坑”人了。

        那么,這個張朝又怎樣進入“神”界的呢?傳說是這樣的,張朝當了千戶守御之后,舊州發生了大瘟疫,特別是駐軍里的瘟疫更是盛行一時,死的人很多,以至于軍隊都沒有人了。一日,張朝在午休,在半醒半夢之間,突現一生得龜形鶴骨,大耳圓目,胡須修得像戟,頭頂挽一發髻,戴偃月冠,身長七尺余的人向他走來。似醒非醒的張朝也并不在意,那老人對張朝說:我是終南山來的張真人,我是你的先祖,日前軍中死人如此之多你這見到嗎?張朝回答:知道呀!但就是沒有辦法根驅除而已?張真人笑笑說,你側院的古木樹下藏有秘招。說完漂然而去。張朝立醒,見有古樹之下又有很多士兵在樹下也病倒地并呻吟著。他立即找來鋤頭,令人挖掘古樹下腳下的地面,不一會便挖出一口大鐘來,翻開大鐘,鐘內埋藏有一尊塑像。他知道這是張真人指點的“迷津”了。他連忙燒香化紙,祭品供奉,不幾天那些病倒的士兵病情好了起來。于是,張朝立即在那樹下建起了一個大廟,取名“普陀?”,從此之后軍中,民間瘟疫散盡。而《嘉慶。黃平縣志》也有這樣:“普陀?在舊州署左,明時軍人居此,多惡疾,掘地得鐘一,內坐普陀像,千戶張朝置其地建?更塑一佛一菩薩并祀馬。”的記載。

        張朝因掘地出佛,驅走了瘟疫之事驚動了明朝庭,在他死后,朝庭奉祀為神靈,稱其為“甲寅太歲張朝大將軍”、甲寅年歲神太歲符,屬于六十甲子神之一。

        道教《神樞經》說:“太歲,人君之象,率領諸神,統正方位,翰運時序,總成歲功”?!稖Y海子平》記載:“太歲乃年中之天子,故不可犯,犯之則兇。”世間之人出生于某一年,當年值班之神,就是某人的本命神,相傳禮拜本命之神,可以保佑一生順利,吉祥如意。“犯太歲”是一種漢族民間信仰,每年都有沖犯太歲的生肖,如屬該生肖者,需要祭祀太歲神一年,以求太歲神保佑自己消災免禍。“犯太歲”是一個人的年庚對沖者,又叫沖太歲;因此,無論是哪一種,在哪一年里出現犯太歲必定百事不順,事業多困厄,身體多病變,因此務必要拜奉太歲星君以保平安。也就是說凡甲寅年歲生的人,拜奉張朝這個太歲星君,以保平安。

        我不知道這犯太歲會有什么風險,金坑張氏族譜提到一則故事,說是清末的某一年,有人犯太歲,當地百姓每晚都能聽到從張朝墓地傳來鼓鑼聲震,喊殺喧天的怪聲,大家都惶惶不可終日。有人將這一消息報告到了當時的任黃平州主周奎那里去,周奎領人前去開看,果然如人所言。但又不知如何解。人們紛紛說張朝顯靈了,必有“刀兵之患”。果然,至咸豐五年乙卯,貴州發生了苗族人民大起義。人們也才知道原來是臺拱廳的張禮度犯了太歲,所以才出現起義之事。

        金坑村下有五顯廟,據說也是祠奉張朝的,原因是這張朝因掘佛治病,因而算得上是個醫生,是醫生就得恪守“醫身顯德、醫德顯廉、醫技顯精、醫理顯高、醫風顯善”五顯信條治病救人,“五顯廟”因此得名。如今“五顯廟”只留下遺址了。

        就是在五顯廟小河的小山坡上,有明代古墓,坐南向北。墓志有“武略大將軍張德之墓”字樣。張德即為張朝之子?!都螒c。黃平縣志》載:“朝之子張德,洪武初年隨父入黔平苗,戰爭英勇,屢建奇功,苗平復叛,公遂陣亡。明主?封武略將軍,世襲罔替。”其實這張氏家族算得上是個算得上是個將軍世家,家譜上列出了、護國將軍都元帥、萬戶侯、忠武將軍、廣西大將軍、武略大將軍、云騎尉、騎都尉、武威將軍、武毅將軍、護國將軍等等若干。有的是承襲,有的則是“有功”而授。

        也就是在同一地方,居然也出現貴州總兵南黨墓,明代總兵官一職自始至終。但考諸史料,其間變化頗多,情況也非常復雜。朱元璋起兵之初至建文朝,總兵官之授,專以委任出兵征討之大將,故徐達、常遇春、藍玉、李景隆等皆歷是職。然兵興則授,事結則收。南黨是個總兵,他是平越府(現福泉)人,洪武初初為征蠻總兵,征蠻至十萬?——即十萬?之溪谷,在決戰之中,被苗人殺下了頭顱,身首異處了,人還站著,苗人以為神,下跪拜之,很久才倒下,人們只好“載尸歸葬為立廟也。”正因為如此,人們將其神化。還說,他騎馬走過的地方,就是硬石頭上也留有馬蹄印。黃平舊州有個叫馬路巖的地方,“石上長尺余指痕印,宛然不數,武有馬蹄印,相傳為南黨留遺馬?,人蹤經過不少,獨此如新不可解也。”

        金坑村子之下是明代奢香夫人修建的古驛道。奢香夫人(1358-1396年),彝族名舍茲,又名樸婁奢恒。元末明初人,出生于四川永寧,系四川永寧宣撫司、彝族恒部扯勒君亨奢氏之女。是“水西”彝族土司、貴州宣慰使隴贊•藹翠之妻,婚后常輔佐丈夫處理政事。洪武十四年(1381年),藹翠病逝,因兒子年幼,奢香攝理了貴州宣慰使一職。貴州的都指揮馬曄,對奢香攝貴州宣慰使一職十分不滿。洪武十七年(1384年),馬曄制造了“鞭笞奢香”的事件。奢香深明大義,她進京向朱元璋面陳馬曄逼反的真象。朱元璋對奢香的作為,大加贊賞,封奢香為“順德夫人”,賞賜金銀和絲織品等物,并將馬曄召回京都治罪。奢香表示“愿意刊山鑿險、開置驛道。”回到貴州后,奢香親率各部落開置以偏橋(今施秉縣城)為中心的兩條驛道以報皇恩。其中一條就是由偏橋過金坑,經黃平州(現舊州)、草塘(甕安境)、烏撒(威寧),到達烏蒙(今云南昭通)。朱元璋說:“奢香歸附,勝得十萬雄兵。”由于年久失修,金坑的橋梁垮圮,到了清代,當地一個叫馬文星的秀才,組強社會力量,修復了這兩坐石拱橋兩座。如今,雖說有高速公路橋梁橫跨于石橋之上,但因為是文物,橋梁得以保存下來,它見證著曾經作為中原通往大西南主要交通的?煌。

        沿江古驛道下行,也就到了?陽河畔,因河水比較深,在明清時期這里就是親水馬頭,凡過此河都要靠渡船過河。就是在這南岸立有“中橋河義渡碑”,是講述的是一位陳氏民女義舉的,因而又稱陳氏碑。碑高1.16米,寬0.73米,續刻于清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字跡清晰,內容完整,相傳明代民女陳氏在此過渡,被船家勒索而憤憤不平,返回故里,賣田積谷,蓄錢造船,解決了往來商客和兩岸村民渡河之苦。碑文的內容:“為商賈通衢”而以家族名義“族人等陸續清出,置船,招人續成美莫,磨石為?”。并要求“今族等謹依其志,備辦田畝丘數,四至五載明于石,永垂久遠。并告舟人,凡過渡者,不得復為苛索,淹吾前人利物濟人之意。”楞當“自己的首領出面”時就可動工建橋或置船為渡。同時還要求族內成員遵守相關交通規定。“民女置船渡眾生”,顯見深山大篝中的古樸民情。

        金坑是個不大的村莊,可金坑的故事很多。傳神的、詭異的、虛假的、真實的糾纏著。讓我們走近這個村落,去找尋更多的那些失落在時光中不為人知的秘密吧!

        /

        貴州省施秉縣苗學研究會 吳安明(筆名/紫夏)

        二0一六年元月十日于偏橋古鎮

        下一篇:泉水叮咚響,輕舟萬里行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偏橋的桂樹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