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口述故事

        太平間的麻將聲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39

        太平間的麻將聲

        第三醫院的太平間

        太平間是用來存放死人尸體的地方,怎么可能會傳出打麻將的聲音?

        難道死人會打麻將?這也太恐怖了吧。

        但這確實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故事發生在——

        市屬第三人民醫院雖然排行老三,但卻是占地最好,規模最大,設備最全,醫療儀器現代化程度最高,專家學者最多的大醫院。它的正門依臨全市最繁華的主街道,六路無軌電車,八路公交車都在正門兩側百米之內的路段???,大小巴士和各式各樣的出租車更是川流不息,來往如梭,院內的停車埸也非常廣闊。故此,前來就診的達官貴人,豪商巨富,平民百姓有如車水馬龍,絡繹不絕。這中間,診治好的自然很多,但也有身患絕癥,無力回天,最后死在醫院送往太平間的。一個若大的城市,其他地方的意外死亡也時有發生,因為交通方便,大多也往也里送。所以,第三人民醫院太平間的業務,也比其他醫院好。平常時間,體尸存放量為三五具,多的時候在十具以上。

        第三人民醫院的太平間地處醫院最為偏僻的西南角落,是一個占地近六百平米的四合院。院落的西面開了一條大門,足以讓任何車輛通過。平時,大門總是緊閉著,只有亡者的家屬來裝運尸體去火化時,管理員張師傅才會將門打開。院落的東面是一個可容納二百余人的悼念廳,南面是停尸間與冷藏間,北面開有一個賣花圈、壽衣和紙燭香火的小商店,還有一間供有一定身份的人小歇的休息廳。小商店一般情況下不營業,尸體要拉出去時才會開門,營業員自然只有張師傅。休息廳與悼念廳連接的拐角處,開有一條小門,算是醫院與太平間的通道。在醫院死去的人,就是通過這道門送來太平間。

        西面除了鐵大門外就是圍墻,圍墻的外面是一條寬約七米的小巷,對面是一家儲備倉庫的后圍墻。

        小巷長約五百米,沒有住戶,沒有路燈,少有行人,顯得有些幽靜,尤其到了深夜,更透露出幾分凄冷與恐懼。

        最近,僻靜的小巷雖僻卻不靜,太平間也不太平。

        太平間本來是存放死尸的地方,本應是地獄般的幽靜,但最近的幾天卻在深夜時傳出了一陣又一陣搓麻將的聲音和”碰""和了”之類的叫喊聲。

        麻將這東西,當今人太熟悉了。麻將聲,對相當一部分人來說,還是挺有磁性的。君不聞“十億人民九億搓,還有一億在唱歌”,更有詩云:"天明不覺曉,心思在和了。通宵麻將聲,搓者知多少。”由此可見,聽到麻將聲,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人們并不會把它放在心上。何況這是一條幽靜的小巷,白天行人就不多,深夜就更少了,幾乎沒有人知道太平里有人在打麻將。

        然而,大千世出界,無奇不有。人之思維,千差萬別。有人對太平間的麻將就產生出莫大的性趣,對它耿耿在心,對它動了生財之歪念,于是,離奇真實也又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就演繹出來了——

        下崗女工高小鳳

        演繹這個故事的第一位主人公叫高小鳳,是一位下崗女工。在家里閑呆了半年之后,高小鳳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餐當洗碗工。最近高小鳳上晚班,下午三點上班,晚上十二點半下班。從餐館到她家,最近的一條路就是穿過這條沒有住戶的小巷,否則,就要多繞四公里。

        這條小巷雖然幽靜,沒有路燈,很有些恐怖感,但因為太平間的緣故,還沒有發生過行兇搶劫的事情,行人只要膽大一點,走起來到也安全。

        這天高小鳳經過這時,已是凌晨一點過了。

        凌晨以后的夜空,天被黑云厚厚地蓋著,沒有月亮,沒有星星。高小鳳?著那輛除了鈴子不響,其它地方都響的自行車鉆進了這條黑咕隆咚的小巷。

        越往前?,越黑,高小鳳放慢車速,憑借感覺與記憶踏著“吱呀”直響的自行車前行,來到了太平間那截路段。

        這時,刮開了輕風,下起了小雨。風雨中,隱隱約約傳來了打麻將的報張聲:“紅中”,"小妹妹(幺雞)……”聲音雖然不大,但經過黑夜和風雨的過濾,到也清晰。

        高小鳳心里犯疑,這地方沒人沒戶的,又漆黑一團,怎么會有麻將聲呢?

        她循聲尋視,發現麻將聲是從太平間傳出來的。當下未作他想,只是覺得可笑:這些賭徒真會選地方,竟然把賭埸選到了停尸房。

        回到家里,已經一點多了,丈夫鐵文才還沒睡覺,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見高小鳳回來,說了句“回來了"后就繼續看他的電視。

        高小鳳端出一盆水來洗臉,邊洗邊說:”現在的打麻將的人,膽子也真大,都打到停尸房去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鐵文才一下來了精神,翻身坐了起來:”真的?“

        ”誰還能騙你,“高小鳳說,”我都聽得清清楚楚,什么‘發財’,‘小妹妹’的叫個不停“。

        ”一定是在打大麻將。“鐵文才說著將雙腳伸下沙發,塞進鞋里,”不然不會那么一個鬼地方。“

        穿好鞋,鐵文才站起來:”高家莊,實在是高,選中這么一塊風水寶地,條子(警察)想不到,自然不會去抓,平常人更不會去想,膽小的人想到了也不會去看,實在是一個讓人大放寬心的好地方。“

        鐵文才激動了,來回不停地起動:”一定是‘張報’的高招!"

        "哪個張報?“

        ”說了你也不懂,男人的事,少問!"

        "民政局長"鐵文才

        高小鳳的男人鐵文才,雖名文才,其實只是一個高中肆業生,并無半點才氣。三年前頂替父親進了化工廠當了一名鍋爐工。鐵文才沒有才氣,自然不會熱愛學習,鉆研技術。他的愛好只有一個,就是打麻將。每天除了上班睡覺,其他時光全拿在麻將桌上揮霍得干干凈凈。

        他所上班的化工廠效益還不錯,他一月的收入,多的時候過了一千,少的時候也能拿個七八百,但他是一分錢也上交,全部用在了麻將桌上。

        鐵文才雖然是個鐵桿將迷,但他的牌技實在是不敢恭維,是屬于逢賭必輸,上桌必敗的那一類。

        鐵文才打麻將,打的是持久戰,發揚的是連續作戰的精神,二十四個小時,三十六個小時,四十八個小時,甚至是七十二個小時,一人對付車輪戰,有錢戰至無錢止。結果是,清醒的打糊涂的,精神的打疲勞的,結果是,糊涂的當了神炮手,一個勁地放炮,疲勞的當了二大爺,老往外掏錢。無數次,總是一種謝幕形式:很不情愿地站起來,拍拍一文沒有的癟口袋:"都救濟出來了。“

        鐵文才這個忌諱很多,他在牌桌上忌諱”輸"“光”“完”之類的字眼,從不說“都輸光了”,“都輸完了"之類的話,而只說”都救濟給大家了“。為此,他獲得了"民政局長"的封號。將友們都開口閉口地叫他”鐵局長",也非常樂意與他玩。

        下一篇:從此,我不再等待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她說:他愛她。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