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

        抒情散文

        【散文】紅衛兵年代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35

        我是在一所礦山子弟學校上的初中,那時是兩年制的初中和高中。當時,我們學校的老師基本上是解放前的老高中生,很少大學生。我由此經歷了1975、1976這兩年極不平凡的初中生活。對于十三、四歲的孩子來說,哪曉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怎么一回事呢。更多的老師,整飭紀律不手軟,甚至對搗亂分子敢于拳腳相加地“鎮壓”。

        曾經以為,在小學加入相當于如今少先隊員的紅小兵,上了初中就是爭取“紅衛兵”,那都是為共產主義事業培養接班人的先鋒隊組織。我當過紅衛兵,那時只要在學校表現好的,學習比較認真的學生,都可以加入紅衛兵。到學校報到的第一天,學生里面就有“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精神準備。在當時大人領著小孩“打仗”的很多,有些學生都難免遭到打擊。在最初的一段時間里,表現在搶籃球等問題上,只要有一方橫眉冷對,便有對方打抱不平,聲援者大呼小嚷、拳打腳踢。學生在當時可以更多地被賦予奴化,大環境最讓人鄙視的。教語文的李玉長老師是我們的班主任,也許是我對語文的學習熱情,很快受到他的肯定,就稀里糊涂地成了紅衛兵。

        李老師高中學歷,是礦里的工人,安遠人,因為在礦山工作時出過工傷,后來被調到學校。他與共和國同齡,字寫得漂亮,對學生非常友善,很有耐心,沒有用過武力維護“師道尊嚴”,他能夠引導和鼓勵學生在語文教學中思考、爭論。在那個崇尚武力、造反混亂的年代,他沒有組織過紅衛兵參加偏激的活動,沒有向我們渲染過“文革”轟轟烈烈、如火如荼的大好形勢。說是紅衛兵,我們只是多了一個毛體的袖箍,既沒有串聯的經歷,也沒有批斗老師的撼事;沒有趕上偉大領袖接見百萬紅衛兵的潮流,是與后來披露的紅衛兵組織的無序無情難以混為一談的。李老師當時喜歡提前把要講評的學生作文抄在黑板上,發動全體學生評說修改,這讓我受益終生。像分析句子成分,推敲詞語,真讓學生們開動腦筋,以致下課了還為誰對誰非抬杠。在他的影響下,我甚至拿著自己寫的作文拜訪礦里的一個失意落魄的肺結核病人,他也是解放前的老高中生。當時不知道肺結核病人會傳染,只知道他在報紙上經常投稿并發表,贛南日報社要聘請他當編輯、記者;他的天真和尊嚴,被某干部不緊不慢的一句話重重地碾碎,因為他是地主成分,以致三、四十歲已是風燭殘年。他在不住地咳嗽聲中幫我修改了作文,將題目改成《紅心巧手繪新圖》,并寫了些勞動的場面。我由此感受到“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的語言氣勢,我想不能老用“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的句子,應該把場面和人物寫得生動,感覺是件爽快的事。在那兩年里,我生活的礦山經常辦看守所式的“學習班”,經常處在硝煙彌漫之中。學校里也貼大字報,贊揚張鐵生、黃帥等闖將,批判所謂修教路線回潮。

        現在想來,當時上初中不是緊張的事,沒有起早貪黑,沒有大考小考,有的女生上副課時還編織手工藝品,也有學生打架讓老師煩心的事。學校曾在一個時期每周借閱圖書,我在那時養成了堅持至今的做摘記習慣。李老師組織紅衛兵周日捉過棉蛉蟲,每個人準備一個自制的小布口袋。如冬天為軍烈屬上山打柴、到礦里一個車間去勤工儉學、舉辦爬山比賽等,我們分享了紅衛兵的無比光榮和莫大喜悅。難忘那個冬天,老師告訴紅衛兵并讓轉達,說周總理去世,“同學們這幾天不要大聲喧嘩”。有幾個同學次日還戴上了黑紗,想必是父母的教導。老師在課下也與學生們在一起,在那個閉塞的年代,我們盡可能的沉默。不經意地證明了新的一代正在走向成熟,雖然我們不知道上邊激烈的斗爭和如何悼念的限制。當毛主席逝世,老師指導我們連夜制做小白花,次日全體師生在礦里臨時搭建的悼念會場,那時的眼淚和哭聲是沒有造作的。我唯一感到不安的,是明知道馮德英寫的《苦菜花》被學校宣布打入禁書之列,依舊摘抄并隱匿不報,那是我讀到的第一部長篇小說。

        我參加工作以后,讀過不少關于“文革”、“紅衛兵”的書刊。我上兩屆的同學,作為當年的紅衛兵,享受天馬行空的免費串聯,去了井岡山、還到過北京,聆聽過毛主席在天安門廣場上講話。而我們在一個人性扭曲成為司空見慣的年代,并不知道外面群魔亂舞。往事如煙,我沒有自豪,我可以坦然面對:我當過紅衛兵!我們這些孩子不是生來立場堅定,而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老師,在特定的年代利用特定的方式,沒有讓我們偏離接受教育的主航道。

        李老師后來也被調到安遠縣,在縣委擔任辦公室主任的工作,寫了好多格律詩,我在參編的選集中用過幾十首。2006年5月,我在《江西教育》發表《我的語文老師》,寫得最多的就是李老師?;厥准t衛兵的經歷,我想真誠地道一聲:“老師,您辛苦了!”

        下一篇:映山紅花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淺夢琉璃,再無盛夏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一级欧美片一级日韩片,精品牛牛影视久久精品,国产亚洲日韩在线aaaa

        <form id="lrhtv"><nobr id="lrhtv"><meter id="lrhtv"></meter></nobr></form>

            <noframes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
            <form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form>
            <sub id="lrhtv"><listing id="lrhtv"></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