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精選

我是“妓婆”我怕誰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110

說到我么?我是“妓婆”。其實,“妓婆”者,從事娼妓之暴發富婆也。然而,我之暴發,還真感謝偉大的時代,偉大的社會,偉大的政策缺陷,以致讓我這個小女子,這個伺候男人毫秒和秒的換算的賤貨,這個與性渲染的穢濁,從鄉間僻攘,從田野沃土,從草稗之類,達之金錢無數,富可敵國,雍容華貴,這樣,像我這樣的優秀人才,不啻是比所有偉大人物,還要偉大千倍萬倍乃至億億倍,而千古留芳么!

什么?笑貧不笑娼。誰說之,思想那由頭,肯定是一幫勢利小人在亂嚼舌頭。因為,不管是丑女人,壞女人,她只要能夠找到男人,找到鈔票,找到名利雙收的精神勝利法,物質勝利法,哈哈,肯定就是好女人!這是真理,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之精辟悖論!因此,我特在此立下存照,今后誰敢胡言亂語,造謠生事,挑撥是非,我就要將他,粉骨碎身,小腦袋搬家,這個格殺勿論,實乃槍子不認人。

神州大地,已是歌舞升平,“兩岸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香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貧么?娼么?應笑者,是貧賤無錢無權的下等人;應歌者,為擁有金錢之上等人也。而我這妓婆,娼妓之富婆,更應屬上等人乎!富,富,富,哈哈,哈哈,哈哈……窮,窮,窮,慘慘,慘慘,慘慘……渲染的什么?謳歌的什么?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整體,我們的內里,是否應該警鐘長鳴,并為偉大當贊之“妓婆”,呼啦起贊揚的歌謠,清唱獨具特色的時代主弦律!

瀟灑,恣意,快慰!我的心靈,真正開始放聲大笑,縱情高歌,鼓掌舞蹈,并乘六月的鮮花,芬芳香溢,把滿身的弱不禁風之香氣嬌氣浪氣,熏天罩地,沖撞于上界天庭,靈霄寶殿,并在玉皇大帝面前,隆胸高挺,裙擺顫搖,搔首弄姿,回眸生情,以那鼓鼓囊囊的黃金白銀,壘成金光燦燦的層層山巒,疊床架屋,直把玉帝老兒,哧得個目瞪口呆,晃蕩得呆若木雞,驚駭得俗不可耐,只有規規矩矩,不敢亂說亂動,成了我的奴隸,任我驅使的仆役。

哈哈,哈哈,哈哈……奴隸的玉皇,奴隸的神仙,奴隸的孫行者,盡為滿懷放蕩不羈的光芒,在孔方兄的錢眼中,被透視得目光短淺;被我的石榴裙,掃蕩得威風無存;被孫悟空的金箍棒,打壓得盡是羨錢眼眸,匍匐于地,頂禮膜拜,讓屁股毫秒和秒的換算高翹的屁,連同天界的仙樹繁花,天河山川,瓊漿玉液,燦爛加絢麗,火紅加炎熱,柔情加萬種,把美麗的仙女們擁吻,"翩翩起舞飄裙紗,旌旗招展愛意濃,男女交媾混濁塵,那管孔孟圣賢書。"亂哄哄一個靈霄寶殿閑情多,虛夸夸呼啦仙界好人無,想當然追逐臟東西,碩愛愛身外之物有趣成。

這時的我,這時的妓婆,這時的非凡女性,那種意趣,真乃神氣非凡,春情縈動,脆語飽綻,愜意妙哉!看看,坐于玉皇大帝寶座,巡視諸位仙班,俯瞰靈霄寶殿,"妖嬈自然輝煌比,安得逸是美眉人。"把高興發自內心,把斥責揮灑自如,誰叫我錢多勢眾,牛毛再多也非能堪比;誰叫我權威猛烈,宇宙也要呼我神。這樣的我,還真成通天逼地的母夜叉,活脫脫上帝就是本女人!而且,這錢么?只要它來,就是正當的所在,美妙的美妙,瀟灑的瀟灑。判若那千人壓,萬人騎,你也沒有享受資格。畢竟,錢之神通,錢之魅力,錢之通天大道,讓所有天下男人女人,也只有小心翼翼,不敢在我面前胡作非為,這,就是我這樣的女人,我這樣的偉大與驕傲,我這樣的政策威力,才令我敢于藐視天下,成為真正的金錢主人,錢的主宰天使。

仙風來了,仙雨更來,仙露不斷來,風花雪月尤在我,我皆變作王母娘???,原來的王母?她呀,早成我之奴仆,一個下三爛的弱勢小人。端茶倒水伺候我,誰叫她呀沒有錢;有錢我就應該港,玉帝也舔老娘身。哈哈,學聰明點,這就叫:“有錢高三輩,無錢輩輩低;我雖娼妓身,但卻錢鋪床。”

想想老娘,我那個人間的好事,膽子再放大一點,步子再跨快一點,走進男廁所,那個好事,就是鈔票不敢管。錢兒錢兒飛呀飛,黃金白銀拋媚眼,那美元,那歐元,那人民幣……等等的等等,全部呼啦啦,帥呆呆,神戳戳,凌空飛揚旋舞蹈,雪花紛至沓然來,紛紛踴入我口袋,仿若世間人擠人。生意興隆如夏日蚊蟲對進對出,財源茂盛成冬天虱子越積越多。才短短的三十多年,我就成了妓婆,成了富婆,成了囊中盡是錢作紙來紙亦錢之風騷女人。那個紅遍了的人間,紅遍了的天下,紅遍了的環宇廣廈,誰還知曉:“我是妓婆我怕誰,惟有金錢兇煞神;笑貧不笑娼最美,麻B更能發大財。”

“還不快給老娘過來!“斥喝的我,把王母娘娘嚇個臉色唰白,低頭如倒蒜,全身患虐疾,只能匍匐于老娘跟前,與老娘搔癢,摳腳,捶大腿,伺候老娘若母親,不然狗命盡休矣。還好,王母娘娘的虔誠,還真不能堪比,把我這個新生的王母娘娘,伺候得呵護有加,愛護備至,舌頭舔盡我之齷齪身。我之自己,心里簡直樂開花,肚里盡是笑逐顏,可那個臉,依然鐵青如鋼,冷冰浸骨。是的,不能讓這些下賤的種,下賤的傭人仆役,下賤的社會渣滓,有所高興,有所希望,有所未來。而且,只有她們吃盡苦頭,才知老娘本領高強,不然,不鎮住她們的身板,我怎逍遙游。只有讓她們三呼萬歲:笑貧不笑娼,我是仙美人。

早早遲遲,遲遲早早,歡歡笑笑,笑笑歡歡,我懂得很喃。玉皇來了,如來到了,觀音臨了,他們更給我捶起背,攬起腰,梳起頭:“親王母,親嬌嬌,親得你的屁股燒。妖嬈是個真妓婆,戳脫戳脫泛水流。你的票兒大大,你的美貌無雙,你的身子清爽,那個昨日前日許多日,夜夜笙歌燕舞多,紅袍加身為新娘毫秒和秒的換算,處女之身殷紅色,令天地之失色,也感動得五體投地!真不知若何來報答我對他們的恩情。這,我還真成為他們之你親生父母,再生父母,最親最親的偉大愛妻,最賢最惠的絕代佳人!”

哈哈,哈哈,哈哈……浪笑的我放蕩不羈,笑得仙女失顏色,笑得靈霄盡妖氣,笑得仙界亂混濁。“玉帝呀!如來呀!觀音呀!統統為瓜娃一個,活寶無祿。老娘我么?已賣了三十多年的老B,從芳齡十六開賣,到半老徐娘也在買,而現在呀!哼哼,還是處女,哄個鬼嗦。但好就是好,哄了你瓜娃,也是活該。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就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但更有思想,蕩氣回腸,把靈思巧慧任遨翔。仙界已被老娘收買,股份如今全部控制,縱然玉帝想反悔,也是只有干著急。這就是老娘的本領,老娘的魅力,老娘的雌威,那個老不死的王母娘娘,她敢與玉帝奈我何?

花花,花花,花花……哈哈,哈哈,哈哈……夢里也在發呢喃,傻里傻氣若何生。我是懂,先知亦懂。我就是先知,先知就是我,但真正的先知,還是鈔票那個東西,高家莊的高,如死魚尾巴,不擺不擺真不擺,若擺則魚未殺死。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名利最美好;古今鈔票任我撈,荒草也要任我燒。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錢真正好;平生錢財聚太多,錢到手邊任逍遙。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男人思念好;床上顛鸞倒鳳哉,公狗鈔票疊我床。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權力最美好;老娘有錢能買權,權到錢財聚更多。”瞧瞧,我之瘋狂,不是比那《紅樓夢》之瘋道士,不知高明多多,率意多多,真誠多多矣。

風吹起來,雨下起來,路爛起來,想那玉帝老兒,不是太癡是什么?癡的是錢,想的是錢,錢能通神,神更希望抓錢。錢吹風擺柳,花事也任開;發展錢公司,內褲幫腔硬。

再不用嘆息,再不用憂愁,再不用去為金錢灰心喪氣。畢竟,錢是主子,我是錢的奴隸,可玉皇,可王母,可神仙妖怪,凡人孬種,他們不早成我奴隸,還是一句話:“一錢之下,無數之上。”

什么?那邊發來雜音:戲子無情,婊子無義;錢是龜兒,我是上帝。錢是王八蛋,花了才好賺。哄你媽個鬼?還能高個錢嗦,你有幾個牛羊吆下山,沒有金錢,你滾開點,小心你的狗腦殼。掩嘴狂笑,高聲斥罵,還不去將自己的身體,換幾個鈔票花花。

老娘罵了你,窮鬼你活該;如今錢社會,有錢就是好。“世路難行錢作馬,愁城欲破酒為軍;美色鑄造金錢路,權力也要老娘騎。”老娘之吼,驚天動地,誰奈我何?

萬歲萬歲萬萬歲,笑貧不笑娼亂睡。和諧社會美天堂,快去撈錢賣身體。錢已入我心,人類永遠行。“哈哈,金錢建設最重要,首要之事就要撈!”金錢建設,錢字掛帥,金錢才是硬道理。

于是,天界的我,不斷于席夢思翻滾:“玉帝老兒,寶貝疙瘩,快來干呀!穴已空靈,惟有干渴求滋潤,就是仙界的鈔票屬于我!仙界的狂撈金錢事業永遠繁榮昌盛!”

玉帝老兒猛地發狂,一下跳到席夢思上,摟住我的嬴弱軀體,干起來了呼風喚雨。挾帶著蟠桃,挾帶著勁健,挾帶著被女人征服的力量,把那滿天的金錢花,從四季起程,從云彩呼喊,從內里噴射,那個象征,就是金錢鋪路,歸它個逑,邁向追求金錢的盡頭。

我胯下也在高興,更是發狂,若暴風驟雨,把玉皇搞得夠毫秒和秒的換算嗆。但錢么?也隨之流入我的小蠻腰。“哈哈,我的錢更多;哈哈,我的穴更滿;哈哈,我的匯聚金錢的本領更高強。娼妓算什么?只要有錢,再來幾個上衣解開,下體開放,若然揮灑溫柔鄉,不將男人的鈔票搞到手,就永不罷休,勢在必行。若然不這樣,這個世界,拿我們女人來就無用,就只是蠢貨,而離開了金錢叫女人,簡直就是為女人們丟丑。

什么個歪理?男女性愛,是要愛情與婚姻并駕齊驅?哈哈,又耍書呆子氣,女人嘛,只要能當婊子,就要趕快施行。能夠撈到錢,管它是丑男人,壞男人,惡男人,包括那天下一切的男人,只要能夠給我奉獻鈔票的男人,就是天下最好最好的英俊男人,金錢猛男才是我的最親最親的至愛,紅粉知己實乃錢,男人僅為媒介體。

逝者如斯,江山盡去,烈日遲暮,我在放聲大笑,我在恣意狂笑,我在傻傻癡笑,笑那普天之下,莫非金銀;率土之濱,莫非金錢!早入我懷,早入我肚,早入我的處女地者,就是妓婆的超級魅力。

幸福來了,天仙來了,花蕊來了,只有一個偉大的真理,自天穹廣袤瘋狂高喊:

讓金錢來得更猛烈些吧!我是“妓婆”我怕誰!

下一篇:文婧:監管缺位,征地補償款難逃被套取命運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心憂賊偷愿賊安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曰批免费视频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