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精選

謹防權力生“虱子”

短文詞典www.lehuqxgtb.com

閱讀: 54

日前,國家預防腐敗局原專職副局長崔海容接受采訪時,談到一個案例:某省會城市土地房產部門的一個打字員受賄400余萬元。

此案極大拓展了人們對腐敗的想像空間,打字員非copy官非吏,審批、簽字、蓋章等重要環節都沒她事,工作本身又沒多少技術含量,所處位置也很邊緣化,實難讓掌權者青睞,絕不可能站在權力舞臺中央,別說“老虎”,連“蒼蠅”也夠不上,充其量就是只“虱子”,何以貪這么多?

原因是找她打印材料的人太多,從早到晚排隊等候。房地產老板不差錢,早一天拿回審批手續,早一天開工、竣工、出售、賺錢。到這類機關辦事,除要打印復印大量材料,還得在“指定部門”,于是打字員便“牛”了起來,不光臉難看、事難辦,而且要價高。這種沾權力之光的壟斷,為“虱子”吸血創造了條件。誰給錢誰先打,誰錢多誰優先,鈔票就源源不斷進了腰包。

每次“送”的錢雖不算多,但“千條線,一根針”,日復一日,水滴石穿,一個打字員受賄400余萬也就不足為奇了。

除了打字員,還有權力部門的資料copy員、接待員、辦事員……他們雖然權力不大,甚至無職無權,但只要附著于權力之上,就“主多大,奴多大”。當人們需要通過他們辦事時,他們便乘機推三阻四,有了選擇權利。經過一番利益盤算,便成了掌握copy奇貨可居權力的“虱子”。

比如,當你急需到房產部門查尋某方面資料,資料員故意為難你,編出種種理由,說:“查不到!請你明天再來看看。”一連數日,誰也耽誤不起。這時,有人暗示你塞給她50或100元錢,你急需的資料就立馬查到了。不然,光交通費、食宿費就得花掉幾百元,時間也耽擱不起。思來想去,這錢花得值!

再如,信訪部門的接待員,每天負責接待所屬縣(市)區上訪人員。哪里有人集體上訪,尤其是越級上訪。他們若如實上報,再給你安個沖擊黨政機關“罪名”,相關縣(市)區的領導就受不了——通報批評,誡勉談話、掛黃牌警告,一票否決,影響升遷。

“聰明”者趕緊遞上個“信封”,見了“信封”,接待員態度便來個180°大轉彎:“這次就不上報不通報了,趕緊把人領回去,處理好,下不為例!”人家幫你平了事,你能不感謝嗎?逢年過節少不了去拜訪。幾年下來,收獲頗豐。

這些例子也許比較極端,但具有解剖意義,它讓我們看到了權力的病態和反腐敗必須全方位、各領域、多角度,以及簡化壓縮審批手續的必要。如崔海容先生所言,行政許可審批,前些年確實較繁鎖,比如房地產項目,從征地到房子蓋起來,要蓋近百個章子,每個章子加蓋過程中都可能存在尋租空間。這就為“虱子”們制造了拖一拖、卡一卡、勒一勒的機會。

一個打字員受賄400余萬,足以掂量出項目審批的含金量和避免權力被濫用的緊迫性。管住官員,恐怕只是問題的一個小方面,從管住官員,到管住打字員、資料員、辦事員,乃至各個窗口服務人員的欲望,才是大方面。

除自上而下的監督,還得讓老百姓睜大眼睛盯住權力運行的每一步,讓方案、流程和辦事審批信息公開化,辦到哪一步?什么程度?都適時公開透明,有跡可循,比什么都管用。

謹防權力生“虱子”,除大力推進簡政放權,壓縮權力尋租空間,還應在權力運作透明化上發力,讓權力像魚缸里的魚,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一清二copy楚。

下一篇:被世俗劃傷的童年下一篇【方向鍵 ( → )下一篇】

上一篇:返回列表上一篇【方向鍵 ( ← )上一篇】

網站地圖

首頁

收藏

頂部

曰批免费视频播放免费